秋葵app手机版下载

咚咚咚!

李仙道的宠物一朝脱离樊笼,傲笑苍穹,手持双刃巨斧,气势庞大,携带着三千米的巨浪,狠狠拍打出去。

他的目标就是那悬浮在半空的殿宇。

高高在上,俯瞰人间,混沌龙鳄今就想把这个殿宇彻底的轰下来。

轰隆隆!

三千米巨浪,席卷出去,声势惊人,极为庞大,这一下惊动了整个乾坤仙门的人。

乾坤仙门深处,一个粉红色的浴池里,一个留着胡须的男人忽然睁开眼睛,里面精芒一闪,怒道:“竟然敢犯我乾坤仙门,找死!”

这一发怒,就把依偎着他的两个女子惊醒了,一脸惊恐的看着男子。

“夫君,你是掌教,有什么事情让手下的人去处理。”在离浴池几米远的地方站着一个美妇人,着关心的话,但是神情很冷淡,看也不看这个男子。

“我知道,你看好自己的儿子就校”男子也不看他,头也不回的离开。

美妇人深吸一口气,压抑着自己的怒火,转身就走。

他们夫妻之间早就貌合神离了,之所以没有和离,一个为了自己的名声,一个为了自己儿子的前途。

阳光宅女完美身材

独孤门阀直接冲出去,瞬间来到了最前线,看着扑面而来的三千米巨浪,还有体型庞大的混沌龙鳄,脸色铁青道:“你被镇压在囚笼大阵里,怎么脱困的?”

“接下这一击再回答你。”混沌龙鳄怒吼一声,三千米的巨浪瞬间拍打下来。

轰隆隆!

这一下,悬浮在虚空的殿宇似乎要遭遇大劫难。

“妖孽敢尔!”一声厉喝传来,从殿宇深处飞来一张破布,非常的不起眼,但是来到近前,轰的一声,破布直接抖动,包罗地,一下子把三千米的巨浪给遮盖了,不让这巨浪破坏悬空的殿宇。

“给我碎。”混沌龙鳄也防止了这一手,所以怒喝道,身躯来到近前,双刃巨斧狠狠的切下去,威势无双,要把这块破布给撕碎。

“孽畜,找死。”独孤门阀怒喝一声,猛然间一剑杀出去,锵的一声,剑影万千,抖动起来,如厉芒飞射,剑影重重,分不清哪个是真实的。

七次夺命的独孤门阀出手,混沌龙鳄感觉到皮肤一紧,即便现在他的肉身很强大,硬接下来,他不会死,但是会受伤,会痛的啊。

在他担心的时候,一片柳叶飞来,在万千剑影里穿梭,轻描淡写的找到了真实的一剑,然后包裹在长剑上。

咚!

长剑的一切锋芒都收敛在这一片柳叶上,无法外露,这让独孤门阀不敢置信,他的这一剑所有的威力,都被这一片柳叶给包裹了。

隔着很远的江海岸边,李仙道微微一笑,然后迈步朝着战斗的方向走去。

在他的身后,年轻弟子惊恐的看着李仙道,身体不住的颤抖。

他推搡李仙道、鄙视李仙道、驱赶李仙道、嘲笑李仙道……

李仙道没有任何的表示,没有打他,没有骂他,没有伤害他,从头到尾李仙道都没有碰过他。

但他自己把自己吓出了心理阴影,道心破损,这辈子都不会再有进步,而且会经常梦到李仙道今日的举措。

他自己把自己吓傻了。

李仙道没有兴趣和一个人物纠缠,悄无声息的走了。

就在李仙道出手甩出柳叶的这个瞬间,混沌龙鳄挥舞着双刃巨斧,直接把破布法宝给撕碎了,仰咆哮,带着三千米的巨浪,狠狠拍打下去。

轰隆隆!

空中殿宇在这一刻遭重,咔咔咔,部被砸碎,直接坠落下去。

轰隆隆!

这个声势极为惊人,无数的人惨叫起来,即便是会飞的,这巨浪拍下来,也控制不住自己。

嘭嘭嘭!

一个两个人都被打的头破血流,坠落在山脉里,声势浩大,把底下的宫殿也砸碎了。

“爹爹,母亲死了。”一个姑娘哭泣的喊道。

她喊的爹爹是独孤门阀。

希望她眼里的爹爹能来抱抱她,救救母亲。

但是独孤门阀完无视,对所谓的女儿的呼救,充耳不闻,冷漠的眼神一扫,就像是没有这个人一样。

至于她的母亲,一个背叛他的女人,也配施救?

“是哪位高人在暗中帮助这个孽畜?”独孤门阀大喝道,脸色冷漠,眼里闪烁着凶芒,一柄仙剑在手,柳叶包裹到现在,也丧失了自己的优势。

砰!

独孤门阀刚才那一剑的部威力,轰击在这一片柳叶上,挫骨扬灰,一点都不留,柳叶彻底的消失在地间。

啪啪啪!

鼓掌声响起,一道人影走过来,赞叹道:“绝世的剑法用来消灭一片柳叶,佩服佩服。”

独孤门阀眼神阴翳,盯着李仙道,质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“你和这个孽畜是一伙的?”这时候,三个老者飞来,气势不凡,年纪也很大了,其中一个还是单薄的没有外套。

刚才那个遮挡巨滥破布,就是他的外衣。

“你嘴里的孽畜,是我的宠物。”李仙道冷声道。

“你的宠物?”独孤门阀震惊道。

“混沌龙鳄不是没有主人吗?”

“对啊,他之前还是一个血脉斑驳的龙族后代。”

“你是他的主人,就是主人?”

三个老者也是怒斥李仙道。

轰隆隆!

在他们怒斥之后,混沌龙鳄缩身躯,恢复三米左右,来到李仙道背后,恭敬道:“主人!”

三个老者脸色一阵变色,黑色、青色、最后化为红色,愤怒的盯着李仙道。

“现在相信我是他的主人了吧?”李仙道看着四个人,其余的人然不放在眼里。

“你们不经过我这个主饶同意,囚禁我的宠物,还想奴役他,是不是不太把这个当主饶放在眼里?”李仙道眼神一眯,里面杀意爆发,非常恐怖。

“你是个什么东西,第七次夺命就敢来我乾坤仙门撒野,是不是太不知死活了?”独孤门阀冷冷道。

李仙道看着独孤门阀,忽然一笑,道:“你现在嘴硬的很,就是不知道还认识这个东西吗?”

李仙道把独孤门阀签下的合同拿出来。

独孤门阀勃然色变,惊恐的看着这一份合同。

这是他最大的秘密。

没有任何人知道的。

李仙道是怎么得到的?

“你……你是那个地方的人?”独孤门阀颤抖道,没有了刚才的冷酷。

Tag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