茄子社交app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她的手举得高高的,想要捶过去,却被裴逸白顺手接住。

捏在掌心,一股不属于她的温暖,从他手中传递过来。

手心一阵发麻。

宋唯一咬着唇瓣,仍旧无法平息自己的怒气。

“老婆,这怎么叫害?不是也很喜欢孩子?”

宋唯一听到他几近低喃的声音,气得一脚踩到他的脚背。

今时不同往日,她现在一点也不想提起关于孩子的事。

“裴逸白,好可恶,心计真深。”宋唯一瞪着他,肆意宣泄自己的不满。

“那也是逼我的。”裴逸白沉着脸,冷声道。

宋唯一无视他的脸色,有些焦虑地在房间中踱步。

不不不,她不能怀孕。

脸上有涡梨清新小女生爱复古文艺写真系列

“怀了孩子,就休想离婚。”裴逸白冷冷警告。

宋唯一愤怒地看着他,“少吓唬我,我没那么好的运气一次中奖的。”

不然,世界上就没有那么多不孕不育的病症了。

“走什么?”裴逸白问。

宋唯一无视他,脚步越发的凌乱,“就一次,应该没那么幸运,不可能怀孕吧?”

不对,昨天到现在,貌似还只是二十四小时,她还有办法补救啊。

宋唯一想到这个可能,一双精致的美眸顿时亮了,她怎么没想到要去买事后药?

裴逸白不知她在想什么,倒是听到宋唯一咕哝着说的一次不可能怀孕。

男人的薄唇往上扬了扬,不紧不慢地开口。“我若是没记错的话,这几天刚好是的排卵期,怀上的几率很大,所以说,有没有那么幸运?”

宋唯一的脚步一颤,整个人坐到了地板。

“别吓唬我。”她瞪着裴逸白。

“我实话实说而已老婆。”

“走开,我不是老婆,少套交情。”宋唯一叉着腰,没好气地反驳。

她的排卵期她自己都不知道,裴逸白竟然记住了?

这个人……

宋唯一急忙从地上爬起来,不管如何,先吃点事后药再说,免得真的怀上,那就糟糕了。

“要去哪里?”裴逸白看着她慌慌忙忙的动作,耐心地问。

“要管?”宋唯一扔下一句话,转身拿了衣服进浴室。

她要抓紧时间洗漱刷牙。

十分钟后,宋唯一换好衣服,拿起自己的包包。

一直看着她动作的裴逸白一头雾水,直接跟在宋唯一的身后。

赵萌萌窝在客厅,见他们相继出来,视线立马转了过来。

“咦,们要回去了?”吐掉嘴里的葡萄皮,赵萌萌模模糊糊的问。

这就对了嘛,床头打架床尾和,这才结婚多久呢,好好的离什么婚。

宋唯一气鼓鼓地砍了她一眼,“不是,我下楼买点东西。”

“要不要我陪?”

“不用了,我一个人可以。”

出了赵萌萌的家门,宋唯一才发现背后跟了一个裴逸白阴魂不散。

她不高兴地看着那个翘班翘得理所当然的男人,“裴逸白,不要跟在我后面,还有,我没记错的话,今天不放假。”

所以,赶紧的回公司上班,不要跟着我!

她的表情,传达出这个信息。

裴逸白扯了扯唇,并没有将宋唯一的愤怒放在眼里。

“要去哪里?”

“不要管,别跟着我。”宋唯一低吼,小心脏却突突乱跳。

“不说,那我就跟着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跟到什么时候回家为止,宋唯一,相信我,我的耐心绝对比好。”裴逸白自信满满的话,换来宋唯一的咬牙切齿。

她又不是跟他比耐心的。

“简直无可理喻。”憋红了一张脸,宋唯一吐出一句话。

如果她现在出去买事后药,裴逸白跟在身后,绝对不可能买到。

就算是买到了,依照他这个架势,也不可能吃掉。

宋唯一看在眼里急在心里,怎么办?如果再不趁早吃了药,就来不及了。

要是怀孕了怎么办?

一连串的问题,出现在宋唯一的脑海里。

“不是要下楼吗?没吃早餐吧?那就别杵着,下楼吧,我陪一起。”裴逸白看着她千变万化的脸色,心里有些好笑,温和地说。

现在谁有心情吃东西?宋唯一心里没好气地回答了一句,目光在电梯口和门口来回徘徊。

裴逸白趁着她走神的机会,握住宋唯一的手,另一只手环住她的肩膀。

“就算是生气,好歹也要吃饱饭才有力气继续生,走吧。”

“喂喂喂,我还没答应。”宋唯一气结,男人却不以为然,脚步停了一下,居高临下地看着她。

“是要我抱下去,还是乖乖的跟我下去?”

“裴逸白,无赖!”又威胁她?

“老婆,我也是为了好。”

“少叫我老婆,我不是。”

“哦,那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是了。”

说完,干脆懒得花时间说服宋唯一,直接将人打横抱了起来。

双腿瞬间悬空,宋唯一本能的抱着他的脖子以及尖叫。

赵萌萌隔壁邻居的大门“哐当”一下打开,一个女孩子对着两人怒目相视。

“杀猪呢?吵死了,还让不让人睡觉了?”

带着明显火气的声音,叫宋唯一浑身一震,默默地将声音收了回去。

终于老实了……裴逸白心里闪过这道感慨,冷冷的目光却转向那个轰炸宋唯一的人。

“瞪什么瞪?没见过美女啊?”女孩察觉裴逸白的目光,冷笑着问。

宋唯一听到这句话,差点吐血,目光上下在那个女孩身上打量。

还没得出结论,就听到裴逸白一句犀利的回答。

“自称美女的恐龙倒是见过。”裴逸白冷笑着甩出一句话,直接走入电梯。

宋唯一听到身后传来对方怒骂的声音,心里却一阵痛快,还真的是名副其实的恐龙自称美女。

电梯在三楼的时候,叮的一下开了。

一个乘客走了进来,见宋唯一精神抖擞地被裴逸白抱在怀里,狐疑地多看了他们几眼。

宋唯一这才从刚才的事情中回过神,发觉自己还挂在裴逸白的胸前。

“快点放我下来!”压低嗓音,宋唯一一字一句警告。

男人目光平稳地看着右侧的一拍数字,纹丝未动。

“裴逸白!”

Tag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