樱桃污片视频app

小凝气散。

徐亦山终于是知道了这个药剂的名字。

望名而生义,对他这样的人来说,因一点细微而推及大体,或者说窥一斑而见豹,本就不是思考,而只是本能。

有些东西是相对来说的。

有“小”,就必然有“大”。

所以,在这个小凝气散之外,还有“大凝气散”,或者就是“凝气散”?

小凝气散已经是这般不可思议,那另外的凝气散又该是什么样子?

徐亦山不止是憧憬,更是恐怖。

而再想及这只是“凝气散”,那么有没有“通脉散”,有没有“开窍散”?

甚至……

有没有“炼形散”?

只是服用了几粒凝气散而且只是“小凝气散”,就让他这个地阶大成重新进行了一次深入彻底的炼形,如果真有专门的“炼形散”……

如纯净水搬清纯氧气型美女唯美私房写真集

真的,徐亦山不敢想象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场景。

只稍微想想,都感到窒息。

这就是,那等传承的霸道和威严?

他是天阶子弟,自从有了这重身份之后,徐亦山不知道是多少人羡慕嫉妒的对象,甚至当初家族里的一些长辈也是如此。

为什么羡慕嫉妒?

太正常了!

因为有了这个身份,你的道途已经注定了是远大的!

天阶子弟,就算你最终不成天阶,那最少最少最少……最少也是一个地阶大成。

也就是他如此这般的层次。

至于说只能修行到引气境、炼形境什么的,那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,根本不可能!

地阶大成,那是下限!

上限呢?

不知道。

因为晋入天阶之后,你就晋入了一个传说中的领域,际遇和造化都再非凡俗之辈所能想象,未来究竟能走到哪一步,谁也不知道。

所以,为什么羡慕嫉妒?

搁徐亦山自己儿,一样会羡慕嫉妒!

但身为天阶子弟,徐亦山自家却是知道,这世间最高的传承并不是天阶子弟,而是……

与那等存在有关。

要么是一品世家中人。

要么就是,像眼前这个憨货这般地。

“傻人有傻福啊!”徐亦山心中暗自摇摇头。

以往,他也曾经情不自禁地猜测过,那等传承的子弟会是一种什么样子,以及,那等传承是不是真的厉害到没边了?

现在,徐亦山这两者都见识了。

许同辉是个什么样子,这一点可以暂时搁置,因为徐亦山实在是不想置评,至少此时此刻,不想置评。

但那等传承是不是真的厉害到没边了?

徐亦山现在就可以回答。

而且是斩钉截铁般地回答,不带上任何思考和犹豫地:

是!

至少,对他这个天阶子弟来说,那是一种深不可测,那是一种不可思议,那是一种让人稍微往深里一点想,都会本能地不敢再想。

为什么不敢再想?

就如当年他那三拜的第三拜,“天恩浩荡”,或许在这里,应该说是天威浩荡。而他一介小小凡人,拿什么去想。

徐亦山其实也没想什么。

炼药之前,他只是好奇。

炼药之时,他只是淡然,虽然也有一些惊异在其中。

就连炼药完成,然后许同辉把这药剂分了一些给他的时候,他也只是比较随意地接过。

以至于,品尝那第一粒的时候,他同样是带着一份随意。

但一粒之后……

情况再也不同。

五粒部服用之后,徐亦山想到师尊,想着这药剂是不是对师尊那样的人也有用,所以才有对许同辉的这一问。

但当得知这药叫“小凝气散”,以及许同辉一问三不知之后,他就只能在心里摇头了。

其实回过头来,他完可以自己炼一份药剂。

许同辉请他帮忙,事实上是把这一份药剂炼制的过程都展示给了他,而且是从原料收集到其后的所有步骤都一个不落。

以他的记忆力,自然是看过一遍之后,都深印于心。

但他能自己炼吗?

不能。

原因就在于这药剂的作用太巨大了!

巨大到徐亦山必须认真地想一下,他为什么会得到这药剂。

他凭什么。

凭他是安南郡的郡守?

没有人会在意这个。

凭他是地阶大成?

地阶大成其实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。

凭他是天阶的子弟,以及身后有一个天阶的老师?

这一点,别人可能会在乎,但许同辉多半不会,而至于许同辉背后的那位存在,那还用说么?

那等层次的存在,已经有资格不在乎这个世间的任何事情,哪怕所谓的天阶,在他们看来,估计也只是等闲之辈而已。

所以,他凭什么?

想来想去,也只有一点可以说。

那就是他说过,他郑而重之地对郡城几大势力说过,许同辉是他的小师弟。

于是,那位让许同辉炼药的时候,顺便也就泽及了一下他这位“伪弟子”。

而之所以让他程参予,以及完成最后很重要的一个步骤,这既是对他的认可,也是让他觉得自己“劳有所得”,而不是一个纯粹吃白食的。

所以,他能得到这药剂,是出自那位的授意。

这是最靠谱的推断。

这种情况下,他能自己再开炼这药剂,甚至把它分享给别人?哪怕是自己的师尊。

不能的。

这样做,那根本就是自绝于人。

不,自绝于圣。

“我拿你当门下看,你吃里扒外?”

那种情况太糟糕了,徐亦山觉得,如果自己真的把这药剂分享给师尊,而师尊知道了这事,估计也只会摇头,然后斥他一声愚蠢。

正是知道了这药剂的效用,徐亦山才知道人家对他的“不见外”,是一种多么大的认可和抬举!

简单来说,如果他的判断无误的话,那他和许同辉的“师兄弟”的关系,基本就是被那位存在给默许了。

这种情况下,这药剂对他不保密,以及随手就分润了他一点,自然也就不算太奇怪的事了。

很正常嘛。

这药剂是了不起,绝不容泄于外。

但如果是自己门下,那也就没什么大不了的了。甚至,“只是寻常之物而已。”

这是徐亦山的判断,也是可能性最大的一种情况。

还有一种情况,就是根本不关那位存在的事,这完就是许同辉的自作主张。

许同辉就是个傻的。

许同辉傻不傻且不说,如果是这样的情况,他就更不能对这药剂作什么“非分”之想了。

许同辉只是个通脉境的人阶小修士。

他不懂,他不知轻重,可以理解。

你徐亦山也不知轻重?

知轻重,却又行非分,呵,那你胆子还蛮大的嘛。

说是不想思考任何事情,但这等程度的思考,对徐亦山来说只是本能,而且也只是思绪在脑海中微微一晃荡而已。

然后他就非常庆幸那天许同辉给他的是七粒药剂。

如果给他的是五粒,而他又同样推了一粒回去……

那现在,估计就非常非常难受了。

想跳湖里把自己给淹死的心情都会有。

而现在这样么,就舒服多了,还可以很有闲心地思量着那剩下的一粒什么时候再服用。

对了!

“同辉,这个药剂能保存多久?”徐亦山问道,“放的时间长了,会不会有损效用?”

不知道。

我不知道!

少爷又没对我说。

“师兄,我不知道,我也是第一次炼这个药剂。”许同辉实话实说。

他也只能实话实说。

不这么说,还能咋说?

而听了这话,徐亦山却是郁闷得想要吐血。

都快要被他给气死了。

你知道啥?

这也不知道,那也不知道,我就问你,你到底知道个啥?!!!!

徐亦山简直想不通。

他当初是怎么就认了这么一个傻货当师弟的。

哎!

瞎了眼!

瞎了眼!

那剩下的最后一粒药剂,要是能把他的眼也给彻底洗涤一下就好了。

Tags: